小透明一只

温和无害不掐架/圈地自萌小透明w
基本上不会炸毛啦www

【授翻】On The Edge

碎碎念:IvanW太太的新文!抽空来一发短小君权当提前的万圣节贺礼QwQ  



On the Edge

IvanW

Summary
Jim本该去见一个约会对象一起去万圣节派对的,但是取而代之的,他遇见了一个陌生人。

Warning
迷迷糊糊被吸血鬼Spock诱拐的叽姆注意!是诱拐不是自愿!不喜欢千万不要看!

Jim站在镜子前试着确保自己看起来万无一失。他顺了顺那条被他系在颈子间的斗篷。

“再说一遍你这是打扮成什么了呗?”

Jim不冷不热地瞥了一眼他的室友,Leonard。“这还不明显吗?一个吸血鬼啊。”他的头发用发油向后顺成背头,头发中间加染了一道白,以便让自己看起来高贵冷艳与众不同。他还在脸上涂了些白色的妆,让自己看上去像个不死族一样苍白。

“哦,有那么一瞬间我还以为你可能是想扮成一只臭鼬来着。”

Jim刷拉一掀转过身来,因为这就是你穿斗篷的时候会做的动作。“一只臭鼬?”

Leonard坏笑。“我觉得是那道白条的效果。”

“臭鼬不穿斗篷,脑残吧你。”

“嗯只要我们明确了这点区别的话。”

“你觉得我要不要在嘴巴周围涂点血浆之类的?”

Loenard在胸前叉起胳膊。“那是要干嘛?”

“为了看起来像是我刚吸过血啊。”

“你不应该是正为对方的血液而饥渴难耐吗?”

Jim皱了皱脸。“好有道理。”

“偶尔我也会大愚若智一把呢,”Leonard干巴巴地说。

“确定你不想来嘛?”

“确定。我要看会电视然后早早上床睡觉。”

“真无聊,”Jim评论道。“我的牙呢?”

Leonard递给他那副塑料假牙。

“觉得我应该奢侈一把换副贵一点(假牙)吗?”

“这个就挺好的。”

Jim点点头。“那么好啦。我不确定今晚什么时候或者干脆会不会回家。”

“我懂。好好享受去吧。但是小心点。注意着点你的饮品。”

“我会的,”Jim保证道。

他离开了他们的公寓,一路沿着漆黑的街道走向他和这晚的约会对象指定见面的位置。Jim觉得在一片小树林里见面有点怪怪的,但是他猜这应该都是为了烘托万圣节氛围什么的。而且Jim能照顾好他自己,所以他并不怎么担心。他学过武术的。

当他刚到约定的地点时,那里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他看了眼他的手表发现他早到了五分钟左右。独身一人站在那儿,他可以清晰地听见一只猫头鹰呼呼的低啸,以及他发誓自已不经意间听到了一只蝙蝠掠过的声响。

“只是为了气氛,”他喃喃自语说。他从裤子口袋里取出了那副塑料假牙塞进嘴里。这玩意儿尝起来恶心的要命还让他一个劲儿地流口水。还并不怎么合称。呃啊。他把它们拽了出来。他才不想该死的一整晚都戴着这破玩意儿。“神啊,这牙真是有够烂的。”

“我以为它们是为了用来咬人而存在的。”

Jim转身转得太快以至于他还能稳稳地站着已经挺神奇的了。一个男人站在黑沉沉的树林间。身形高挑,神秘阴暗。他穿着的也是暗色的袍子。在黯淡的月光下且由那个男人所站的位置,Jim能辨识出的不过是他那张苍白的脸。

“上帝啊,你特么吓死我了。”Jim把手捂在胸口上。

“或许基于此种场合的氛围正该是如此。”

那男人缓步靠近,让Jim得以看清他的面目。他是非常俊美的,真的。但是他的头发被剪成一个古怪的锅盖头造型,而且他还有一双尖尖的耳朵。

“你是谁?”Jim质问道。

“我的名字是Spock。你为什会在这里?”

“我是本来是要在这儿见个人的。”

“那你达成目的了。你已经见过我了。”

Jim笑了几声。“不。我的意思是某个特别的人。他的名字是Gary。”他瞥了一眼他的手表。“他应该到了的。”

“我知道你指的是谁。他不会来了。”

“他不来了?你怎么知道的?”

“我看见他了,”那男人说。“他不会过来见你了,James。”

“我靠。放我鸽子?等等,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这不重要。”

Jim皱起眉。他细细打量起这男人的装扮。“说起来你这是打算扮成什么?一个僧侣吗?那个怪异的发型和长袍倒是挺像的,但是那副耳朵又是怎么回事?你是个精灵吗?你是打扮成了魔戒里的什么人物吗?”

Spock歪了歪头。“算是某些类似的吧。”

“好吧。”Jim突然间感到十分寒冷,他拉起那件轻薄的吸血鬼斗篷裹住自己。“既然Gary不打算来了的话,我猜我也该走了。”

“你可以来和我一起。”

“和你?我都不认识你。”

Spock挑起一边他那完美地修饰齐整的眉毛。“我们可以很快改变这一点。”他又靠近几步,直到他所站之处已经侵入了Jim的个人空间。他非常热切地看着Jim。“你想要来和我一起走,James。”

Jim的凝视融进他深色的瞳眸里。“是的。”

Spock的手一路向上钳住Jim的下巴。Jim应该撤离退开的。他知道他本该如此然而,他摇晃着倾向Spock,贴得更近,抵在他身上。他张开嘴巴想要说些什么,而这却如同一枚邀请,邀请着Spock垂下头颅侵占Jim的唇舌。Spock的拇指摩挲着他的嘴角,迫使他的嘴张得更开,让Spock的舌头推挤进入他的口腔里。

Jim感觉头晕目眩,像是他将要就此昏厥一般,因而他丢掉了那副仍被他抓在手里的塑料假牙,然后发现自己正紧紧攀着Spock的双肩。Spock把他从地面上抱起来,仿若他轻如鸿毛一般,他被压在一棵树干上,而Spock借此将吻进一步加深。Jim无法呼吸,也基本上对此不甚在意。

这个吻可能持续了几秒,或是几分钟,或是几小时。Jim不知道。但是突然之间Spock放开了他,他又重新站在了坚实的地面之上,而令人讶异的是刚刚的无论哪一株树木都早已遥不可及。他眨巴眨巴眼睛,很是困惑不解。

“跟我来,”Spock说,声音轻柔,却语带威严。

“我是该——我应该。我这是要去哪里?”

Spock伸出他的手,掌心向上。“和我来。”

Jim瞪着他的手,然后终于伸出自己的手搭在Spock的掌心里,而对方将手指收拢在Jim的手掌之上。“我们要去哪里?”

Spock开始前行,拉着Jim同他一起走。“去我的窠穴。”

“你的什么?”

“我的居所。”

“我可以发誓你刚说的是巢穴。”Jim紧张兮兮地笑起来。

在他身后,Jim听见了一声低低的,溢满痛楚的呻吟。

“那是什么?”他问道。

“一些不三不四之辈罢了,”Spock回复说,用力拽着Jim跟上他。“不必在意。”

“但是那听起来大概是什么人受伤了。”

“这并不是你该关心的事,James。”

Jim试着回身看向那片他刚刚还置身其中的树林,但他什么也没有看见,而Spock又拽着他一个劲儿地往前走,走得还很快。再一次地,为什么他会跟着Spock走来着?

Spock突兀地停住了脚步。

Jim看着前方被幽暗包裹住的一处庞大的庄园。那看起来更像是一座城堡。有点吓人。他甚至都不会想到城里还有这么一个地方。

“我们不在城市里。”

“我们在哪里?”

“我的巢窠。”

Jim皱起眉,而Spock转向他,又一次地用他那宽大且有力的手钳住Jim的下颌。

“没事的,James。你不需要感到害怕。我会照顾好你的。”

Spock的唇瓣在Jim的脖颈上蜿蜒徘徊,堪堪停滞在他咽喉旁侧的动脉。而Jim阖上他的双眼,他困惑着Spock的牙齿为何如此锋锐尖利。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