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一只

温和无害不掐架/圈地自萌小透明w
基本上不会炸毛啦www

【spirk】回转(上)

我不管我一定要推荐这篇——【哭唧唧】

上次看文看得哇哇哭内心剧烈波动还是刚看完桥太太安利的YDHTSY

这个太太!人超级可爱啊!写得东西太好吃了即便是刀子我也愿意自虐上无数遍QAQ

况且这么棒的文!哪里是自虐根本就是精神上的一顿饕餮!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哪里不对】不就是BE吗!BE也超好吃!结尾太棒惹!太棒惹!太棒惹!你们一定要去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哭唧唧】

这个文笔!这个描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吃到想掐住每一位SK同好的脖子把这篇文往你们嘴里塞【不是】

真的好棒QwQ请你们一定要去吃一吃QwQ
不要怕BE!刀子就刀子嘛!大不了等九月份再看!正好吃完了直接去吃一遍STB的糖!

依米:

考试是脑洞生成反应的催化剂。闲的时候没脑洞,忙的时候老想写。唉。
就当个记录吧。曾经想过一个关于大人孩子分不清的梗,没想到用这了。
随便发一点试试水,随时可能重来。不太会开头,也没什么概念,不过看起来还是可以划分到欢脱甜饼范畴里吧?

有一件事我其实挺不明白,startrek都快可以堪称slash鼻祖了,可为什么SK/KS这么冷呢?难道我打开方式不对?

---------------------------------------------

Jim Kirk有一个黑头发的儿子。 

没有人知道怎么回事。作为舰长“‘兄弟般’的朋友”,McCoy医生曾为此懊恼了一阵。

在一次为期一年的大规模返地检修和人员调整后,这个就像是凭空出现了一样的婴儿被他的父亲抱上了自己的星舰。

“Chris,他叫Chris。”Jim的笑容完全符合一个骄傲地母亲,他调整了把婴儿捂在胸口的姿势,试图将小脸展示给所有人。

角度的改变让还沉浸在震惊中的众人轻易地发现了婴儿的尖耳朵,于是他们纷纷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表情,似乎有什么事情在沉默中一传十十传百。

Jim发现了场面的怪异,不满地嚷嚷道:“嘿!各位,这可是我的儿子,你们不知道他笑起来的时候有多像我!喂,Pointy,你老爸的地位正受到了威胁——”

哇——

小炸弹哭了起来。毫不意外。

“哦,你看,对于照顾婴儿这件事,我还是个初学者。”

 

小炸弹五岁的时候,星舰上的人才渐渐习惯了这个满地乱跑的神秘小孩。不得不说,Jim Kirk在各个方面都是个人才,只要他想做,就总能做到最好的。就算照顾孩子方面也是一样。他全权接手了带孩子的各项事宜,除了轮班时间,其它时候都会在孩子身边出现,一切亲力亲为。他的船员们开始循着孩子的吵闹声寻找他们的舰长,因为下班后的舰长PADD一定是静音状态。他的确为了这个小孩扭转了整个生活轨迹,牌局、酒吧、一夜情,一切的一切都成了天方夜谭,所有人都意识到,那个威风凛凛的宇宙种马,已沦为悲惨心酸的单亲奶爸。不禁唏嘘。

McCoy医生倒是从不觉得这种改变是件坏事。作息规律,远离酒精,大概是一个医生对他的长期病人所希望的全部了。尤其对于James·不听话·Kirk这类他以为这种希望永远都可望不可即,需要他像老妈子一样在耳边时时刻刻絮絮叨叨一辈子的对象。他必须要说,他有点感谢这个尖耳朵小炸弹,轻而易举地就使得一个死刑犯洗心革面了。所以时不时地,医生甚至愿意把他私藏的酒拿出来,以有利于心脏功能为理由和他的舰长分享一下。

“我并不觉得星舰是一个有利于儿童成长的好环境,虽然一个舰长不该这么说但是,它甚至有点危险。”Jim皱着脸把杯子砸在桌子上“Pointy当时还太小离不开我,现在不知不觉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

“你根本离不开你儿子。”

“好吧,是的,我得承认,我离不开他。”Jim又一次把杯子砸在桌子上,没碰里面的酒。

“我能理解,我女儿毕竟有她妈妈照顾,我不可能把她扔给一个陌生人。”

“不,不一样,Bones,Pointy并不能算是个人类,把他留在地球上抚养……”Jim一仰头喝干了杯子里的酒,头有些晕晕的“你知道,我曾经通过……Mr. Spock……的连接……嗯……知道一些关于他童年时期的事……”

“哦Jim!”医生被某个单词吓了一跳,花了一点时间调整面部表情,低着声说“我以为你不能提这个词。”

“不能?为什么?一个五年半之前调职的大副?”

“我们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宣布离开,不要和我说你不知道或者跟你没关系什么的,你们当时……”

“好吧,一个五年半之前不明原因调职的大副。”Jim用空空如也的杯子打断医生的话,“调职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又不是青春期女学生,因为失去一个……呃……伙伴而哭哭啼啼五年。”他伸手把被蓄满的就被划到自己前面,顺便隔着桌子用手指戳戳医生的胸口“不像你,离婚这么多年还念念不忘。”

不知道是谁收到调职申请的时候活像是胸腔穿孔。也不知道还有谁不知那可疑的调职是舰长和大副因为私人原因而故意为之。就好像那些天昏地暗的日子不存在似的。医生喝掉了自己的酒,什么也没有纠正,只挥挥手让话题回归正轨。

“我们的某某任大副也是个混血儿,他在瓦肯的童年生活可说不上好,我是说,因为血统的原因。”Jim的脸再一次皱成了包子“虽然我觉得我的Pointy一定会处理得比他好但是,我不想让他冒一点点风险。”

“保护欲过度的父亲。”

“也许是。我的童年记忆已经足够糟糕了。”

“Jimmy…”

“好了我不能再喝了,Pointy马上就要醒了,他会闻到酒味儿。”

 

Chris Kirk睁开眼睛的时候和每天一样收到一个香甜的早安吻。不过他知道再过几天就不一样了。

“离舰假期!你会带我去你答应过的游乐园吗Daddy?你记得那个充斥尖叫和诡异表情的车,酷!”

“你有点过分期待了boy。”

“我才没有,我只是感觉我肯定会很喜欢它。”

“感觉?”

“直觉。”

“好吧,相信你的直觉,但是我们需要约法三章。首先在大部分时间里你都需要拉紧我的手……”

“我知道!这样我就知道Daddy有没有在害怕了!”

“是是,听我说完,地面不比星舰上,人多手杂可不是人人都值得信任,拐带儿童的事情现在也常有发生,所以你绝对不能离开我的视线,要知道那里人很多,超过你想象得多,只需要几秒钟我们就会被冲散,虽然我希望你能在原地等但是绝对不要逆着人流走,找一个人少的地方保护好自己,或许我们需要定一个集合地点以防走散。保持你的通讯畅通,必要的话可以定位……”

“Daddy,你好像Bones叔叔哦。”

“这是因为你总是乱跑,让我不得不有点理解Bones操碎的心。”

“你太过度担心啦Daddy!”

“呃、好吧我承认。”

Jim领着儿子走进餐厅,将一个蓝色的软垫子铺在椅子上以调整不怎么适合儿童的座椅高度,然后把小朋友抱起来熟练地安置在垫子上。餐厅里的人并不多,但舰长明晃晃的黄色制服和舰上唯一的小孩很快吸引大家纷纷打了招呼,父子俩用相似的诱人微笑回礼。

“我可能的确有点担心过度了,但是,你知道,我绝对不能把你弄丢了,绝对不能。”Jim少见地严肃下来,声音有些激动地颤抖。Chris几乎触摸到了他大脑里的恐惧。

这是他仅有的了。他本以为他那该死的执着已经让他的某一部分永远失落在了某个红色的炽热星球。但好在世界残忍而恩慈,温柔地在他的船上留下了另一个弥补。那是他除了孤零零的记忆外唯一的媒介。他无法承受失去这个唯一。

“放心Daddy,我也担心把你弄丢了。”

“哦、谢谢。”

“不客气。”

Jim用复制机弄到一碗蔬菜汤、一碟豆子和一个双层牛肉芝士汉堡。虽然复制机里瓦肯菜的代码一直都没有删除,但好在Chris一次都没有提议尝试过,实话说,虽然Jim已经习惯吃掉Chris喝不下的菜汤,可对于瓦肯菜Jim可一点帮他喝完的兴趣也没有。

Jim享受这种和家人一起吃饭的感觉,无论多少次都感觉很新鲜。 他总是鼓励自己享受新事物的快乐,而不是向后看。他回避不得不用现实填补大脑因失去留下的空洞这种说法,而是美其名曰,如果有一天发现记忆不那么可靠了,那也不要紧,现实就是最真实的回忆。

他饶有兴趣地看着Chris一边用勺子搅着自己的汤,一边观察上面的波纹,两只脚兴奋地晃来晃去身体也跟随轻微的摇晃,然后意料之中地,踹到了Jim的膝盖。

“哦抱歉Daddy。”

“没关系,好动是儿童的天性。”

Chris低下头察看,Jim趁机吃掉了Chris勺子里挑出来他喜欢的青豆,然后在他抬头的时候装模作样地吃汉堡。

“Daddy!不要说恶作剧是人类的天性……哦天呐,Bones叔叔要过来了!”

Jim为最后一句话瞪大了眼,慌里慌张地将最后一口汉堡塞进嘴里,噎得难以下咽又抢过Chris的蔬菜汤喝了一口。

“快,快点把你的豆子吃完,我们要趁Bones发现我们之前逃出去。”

“嘿~Jimmy,看呐你又在吃这些垃圾食品,我已经为了你的心脏操碎了心这些该死的油脂会毁了你的肝脏。就算是,好吧你不在意,想想你的小肚腩,下次企业号维修的时候要不得不修改舰长椅的尺寸了。”Chris笑嘻嘻地粗着嗓子模仿McCoy说话,得到了来自父亲非常鄙视的一眼。Jim快速地消灭掉装汉堡的盘子,随即笑着朝门口招了招手。

“嘿!Bones!我正要去轮班,麻烦你带Pointy到医疗港。”

“Daddy你……”小孩子张大了嘴巴一副不敢置信。

Jim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大摇大摆地走向电梯。

“哦,Chris,看呐你又在喝你的蔬菜汤,我为了你的营养问题真是操碎了心,虽然不是说蔬菜不好但是为了你的人类基因想一想,你的脂肪储存需要动物蛋白来支持,下次离舰休假的时候要不得不穿防寒服了……”

 

Jim轮班结束的时候Chris正趴在卧室的地上涂涂抹抹。他走上前去发现了两件一大一小相同款式的T恤,而他的儿子正用手当笔在上面写字。

大的那件写的是“IF LOST BACK TO CHRIS”小的那件简单地写着“I AM CHRIS”

Chris一脸骄傲地将颜料抹了一身,“这样就不会弄丢你啦!”

Jim咬了咬嘴唇,蹲下只手搂过孩子按在怀里。用另一只手沾了些颜料,纠正了一点拼写错误。

“好主意。不过这个颜料……你是不是摘了Sulu种的瓦肯蓝莓?”

 

Jim依言在休假的最后一天带Chris去了游乐园,也十分顺从地穿上了儿子亲手制作的衣服。

McCoy医生对于休假时间父子的饮食表示担心,但在他祝小Chris玩得愉快时看到Jim活像护雏老母鸡一样的表情,不禁喜笑颜开。

音乐和孩童的叫嚷声相互碰撞,气泡咕噜噜地飞上了天。孩子懂得脸上闪烁着兴奋光彩,父亲的颧骨也红了起来。游乐园因为节日的原因变得人山人海,五花八门的小摊贩也因此纷纷开门营业。父子俩在卖帽子的商铺前面停下,猎户座的店主由于这对神采奕奕的父子变得殷勤起来。

Jim津津有味地挑了一顶带翅膀的儿童帽扣在Chris头上,探过头来看的店主不禁笑出来。帽子两边本来耷拉着的小翅膀被尖耳朵顶起来,在脑袋的两侧忽闪忽闪地扇动,加上圆滚滚的帽顶,活像一个正要起飞的蘑菇。啊!会飞的蘑菇!

Jim爆发了一阵大笑,极其有穿透力的响彻云霄。Chris吓得愣了几秒,飞快意识到脑袋上的始作俑者,他伸手去抓却被Jim按住,看到Jim作势帮他摘掉帽子就放弃了反抗,结果被在脑袋后面系了一个死结。Jim笑得更厉害,伸手想去捏随着Chris反抗作势欲飞的翅膀。Chris蹭地跳起来,撒腿往人群中间跑。Jim丢下的信用点芯片还没有落在桌子上,一只脚就踩上了摊贩后面的围栏,帽子店主吹了一声口哨,只见买帽子的父亲在圆滚滚的围栏上飞快跑起来,单脚在墙面上一个借力一跃抓住了树枝上装饰用的彩灯。Jim将全身的重量集中在手臂上,将彩灯当做绳索荡了两次,凭借高度的优势他持续锁定着Chris的位置,然后松了双手迈开双腿一脚踩在杂技表演得帐篷上。正当他满意地看着自己完美绕过人群抢在Chris前面截住他时,帐篷的材质并不足以承受一个人的重量而塌陷下去,他短促地叫了一声,好在帐篷边的灌木给了他一个缓冲的机会,于是他一个滚翻,正好停在Chris前面,在他的小朋友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将他举过头顶骑在自己脖子上。

“哇——酷——”Chris成长在星舰上,对于高度从不陌生。但是满眼的头顶在自己脚下晃来晃去,却是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景象。更重要的是,他现在正坐在父亲的肩膀上,在所有人面前高高地坐在父亲的肩膀上。他带着点炫耀扭了扭腰,手指不自觉抓紧了父亲的头发。

如果所有的事情都是这样就好了。

Jim小心地扶着Chris的腿,安静地享受儿子的小自豪,只是安静让他大脑的一隅不禁发散到别处。

如果所有的事情都像这样就好了。如果所有的人都像孩子这样就好了。让他能在某个人离开时,不顾一切拼尽全力去把他追回来,没有负担,没有后顾之忧,即使理由单纯到三个字,也能轻松地说出口。所有该死的自尊都无法将他缠住,所有世俗的前因后果都被像被割断的绳索一般干脆利落。然后在手指触碰到肩膀的瞬间,被追逐的人会回过头,也能够像孩子一样,因为一点点小甜头,将一切的过往扫进遗忘的角落,只留下甘甜的水流牵绊着看不见的心灵。
而不是现在这样。
他怎么也不曾想过的。枯守着某人遗落的、最珍贵的宝物,被裹在牢不可摧的网里啃食回忆来过活。连争辩的权利都没有,连伸出手的选项都没有。隔着几个光年遥望,直到忘记了对方的模样。只能依靠只言片语的简报想象宇宙那一边的人过得怎样。
如今的尴尬已来不及回头,这便是固执和一意孤行的代价。

Jim抓住Chris的两只小手向两侧展开,做出一个飞翔的姿势,他大声地问:“下一个想玩什么儿子?”

 

--------------------------

暂时还没完,剩下的到时候再发。


评论(2)

热度(65)

  1. 阿羽小透明一只 转载了此文字
    期待后续
  2. 小透明一只依米 转载了此文字
    我不管我一定要推荐这篇——【哭唧唧】这个太太!人超级可爱啊!写得东西太好吃了即便是刀子我也愿意自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