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一只

温和无害不掐架/圈地自萌小透明w
基本上不会炸毛啦www

【pinto】Daily Growing 日渐生长 第二年 01.

同上…这节依旧没怎么改不看也行…

第二年   15/25

01.  三月

春天来了。各种意义上的春天来了。

随着万物复苏吐露生机,Quinto家空气中曾经被冻结的种种情愫也开始渐渐融化,在这栋宅子里的每一个角落躁动暗涌。

Zach十分艰难地守住了他的承诺,像个真正的绅士那样,只要没有Chris的允许,绝不会轻易扑上去咬他。而在那次短暂的发情期事故后,Chris的态度也愈发和缓,可以和Zach像以前一样说笑,对Zach平日里的那些小心翼翼的动手动脚亲亲摸摸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其实Chris最近觉得看着Zach偶尔盯住他红着脸走神,或者为了努力忍住不扑到他身上做点什么而走来走去满屋子乱窜咆哮撞墙的抓狂的样子还是很可爱的。

——————————

Zach说春天到了应该出去走走,于是Chris就带他回到了庄园,收拾好了野餐用的东西,然后挑了两匹马。
Chris悠然地骑着马,带着Zach从庄园后面的林子里穿行而过。

林子里很静,只能听见马蹄踏在湿软的泥土和腐朽的落叶中发出的闷闷的细微响声,偶尔会有清脆的鸟鸣从头顶掠过。这种宁谧的氛围相当美好地漾在四周,可以使人什么都不想,仅仅专注于彼此的存在。

Zach驾着马上前几步黏到Chris身边和他并辔而行。他能从林木的清新气息间轻易辨识出Chris身上幽然散开的阵阵佛手柑的清甜。

Chris闻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我们要去哪里啊?"

Chris微微偏过头,澄澈透明的阳光透过树林上层枝叶间的空隙,在Chris有些凌乱的刘海和蓬松的金发上撒下一层清浅的光辉。他像一只慵懒的猫咪一样眯了眯眼睛,翘起嘴角。

"前面有条小溪。我小的时候,父亲有时会带着一家人去岸边野餐。我记得有一次他带我到小溪里捉鱼,我们在水里扑腾了一上午,只抓到了一条巴掌大的小鱼,根本不够吃于是我们又把它放了回去。"

Chris笑着回忆那次经历,略有遗憾地舔舔唇角。

Zach因为那一闪而过的粉红色的舌尖顿了顿,好半天才把目光收回去,小声说道。

"我这次可以帮你抓的。"

Chris挑挑眉,眼中满是戏谑的怀疑。

"真的!你等着瞧吧!"

——————————

林中的那条小溪估计是从深山里流出来的,总之奇迹般地没有经受到那些工厂的污染,清澈的溪水刚刚没过膝盖,确实能看到几尾鱼在水底自得地游动。

他们把马在不远处的树林里栓好,在岸边那一小片青草地上铺好了餐布。

Chris率先脱下了靴子,挽了挽裤脚,赤脚踩进那片柔软的,毛茸茸的草地里。他向水边走了几步,然后有点不好意思地看向Zach,笑着说道。

"我很久都没这么做过了。"

Zach完全没听见Chris在说什么。他正呆滞地盯着Chris白皙到近乎透明,纤细精巧的脚踝吞口水。

刚好可以握在手心里…在上面印上几个暗红色的吻痕…然后再攥紧它们一把拉开Chris腿…

视野一黑。

深呼吸。

啊。Chris的味道。

"你动作快点!等着瞧你究竟能不能捉到鱼呢。"

Zach手忙脚乱地把罩在自己头顶Chris丢过来的外套扒拉下来,抬头看见Chris面色微红地瞪了他一眼,有几分不自在地扯开领口的几粒扣子,转过身一边挽着袖子一边往河畔走。

Zach愣愣地坐在原地,目送着Chris浑圆挺翘的屁股渐渐远去,下意识地捧起Chris的外套又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立刻跳起来甩掉外套踢掉靴子追上去,一边挽袖子一边在心里说服自己裤裆里不安分地肿起来的小兄弟。
这不能怪他。Chris实在是太他妈的漂亮,太他妈的好闻了。

——————————

他们一起踏进了微凉的溪水中。Zach现在是相信Chris真的和这些在水里灵巧地游动着的小东西一点缘分都没有。他眼见着一条看起来就蠢笨无比的胖鱼从Chris那精致漂亮的脚踝边游过去,却又从Chris的手边扭动着滑走了。

Zach叹口气,扑过去把那条其实没那么蠢的胖鱼按在河底的鹅卵石上,然后两只手死死捏住它的尾巴把它从水里拖出来牢牢地按在怀里,不停挣扎的鱼儿溅了他俩一身水。Zach有点小得意地冲Chris呲出两排小白牙,Chris翻了个白眼,看着对方把鱼远远地丢到了岸边的草地上。

"这已经是我逮到的第三条鱼了,Chris。"

Chris微微撅了撅嘴,突然转身撩起一捧水拍到了对方那张洋洋自得的蠢脸上。

然后这场幼稚的战争一触即发。两个人不停地往对方身上撩水,直到彼此都从头到脚湿透为止。Chris一边躲避着扑面而来的水流,一边漫不经心地打量着眼前的人,开始微微有几分恍惚。15岁,正是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美好的年纪,对方修长的身形经过几年为了尽快长高而努力维持的锻炼已经可以隐约看出结实的肌肉线条,刚刚结束变声期的嗓音不复少年的黄鹂似的清脆,渐渐已有几分撩人的低沉醇厚。

这与记忆中那个葬礼过后缩在自己怀中无声饮泣的孩童的模样早已相去甚远。他意识到印象里那个不谙世事,让他心疼怜惜想要呵护疼爱的孩子早已在不经意间随着翩然掠去的时光成为泛黄记忆里的一道剪影,那个孩子似乎一直在如他所言的那样努力地日渐生长,然后成为了现在他眼前的这个让他欣慰骄傲,让他认可欣赏的优秀的青年。

Chris回过神,心头泛起一阵莫名的慌乱,他用力甩甩头,好不容易把这些莫名的情愫和胡思乱想丢在脑后,然后就在转身躲避的时候踩到一团滑腻的水草,噗通一声栽进水里。

Zach还没来得及笑他,就感觉水底有人踹了他一脚,于是他自己也在光溜溜的鹅卵石上猝不及防地滑了一跤,啪叽摔到了水里。

他狼狈地从水里爬起来,抬头就看见Chris湿漉漉地坐在水里,双手支在身后,像个小孩子一样开心地大笑出声。

细碎的水珠从他金棕色的发梢滴滴答答坠到锁骨上,在正午的阳光下折射出钻石般璀璨的光彩。丰润的唇瓣咧开露出两颗可爱的小尖牙,湿透了的白衬衫清晰地勾勒出他身形的线条,胸膛随着笑声和喘息起起伏伏,胸前的两点在半透明的衬衣里隐约浮现。他扬起头,晶石般剔透的蓝眼睛里溋满了日光的碎屑,折射成浅浅的水蓝,那里跃动着的纯粹的愉悦神色从眼角的纹路和清朗的笑声里逸开,浸润得四周空气中也溢满了单纯而美好的欢喜。

Zach呆呆地坐在水里看着眼前的这个美好得过分的存在,感觉自己彻彻底底地沦陷在对方纯粹的快乐里。而且就像每一个一头坠入爱河的年轻人那样,心中顿时翻涌起无限的勇气希望以及一切美好的情感;感觉自己可以为了守住对方这哪怕片刻即逝的笑容,披荆斩棘赴汤蹈火在所不惜;感觉自己愿意付出一切,愿意拼尽全力将世间的一切美好捧到他面前,只要他能够一直一直在他身边这样笑下去。

Chris那时说他还小还不懂什么是爱情,可他是这么,这么,这么地喜欢这个人。他不知道这在Chris心中是否称得上是那所谓的"爱情",但是此刻他觉得这辈子也不会再有任何比Chris更能令他迷恋牵挂的存在了。

他控制不住地挪动手脚贴过去,覆到对方身上。Chris敛住笑声,但是嘴角仍残存几分未曾消散的笑意。
水流温柔地从他们身下滑过,琥珀色的双瞳对上浅蓝,视线胶着在一起炙烤得空气都似乎开始升温,不知不觉间升腾起的信息素暗涌着交融。

Zach凑近了几分,双方温热的吐息落在彼此微微张开的唇上。Chris仍旧僵在那里仰着头没有动。

所以这次应该不会是一个拒绝。

Chris明显已经有几分失神,紧张似的下意识地探出舌尖舔了舔嘴唇。

所以这绝对应该被视作是一个邀请。

然后Chris突然退开,偏过头。

"阿嚏!"

Zach挫败地叹息,从水里站起来然后把一脸尴尬的Chris拉起来。

"走吧,我去生火,你赶紧去换衣服。"

——————————————

他们两个人的衣裤都脱下来架在火边等着烤干,幸好今年春天正午的阳光足够温暖,因此虽然刚刚从微凉的溪水里出来而且只披着一件之前脱下来的外套,现在却并没有感觉很冷。Chris脸上红彤彤的一片不知道是因为火边炙热的空气还是因为刚刚暧昧的氛围,披着外套坐在火堆边缩成一团,看着自己的未婚夫掏出小刀开始处理被他捞上来的那三条鱼。

"我都不知道你还会烤鱼。"

Zach回过头笑着瞥了他一眼,挑挑捡捡地选出三根细长结实的树枝开始削成木签。

"其实你几年前和我说过抓鱼的事。那次你就一脸向往地在那里想象烤鱼的滋味,于是我就去问了问家里的厨娘要怎么做。这次出来玩本来就打算找个地方给你抓鱼吃,就算你没领着我找到这条小溪,我也准备好打几只鸟或者兔子什么的烤给你吃。"

他从篮子里拿出几小包事先准备好的调料开始摆弄,Chris低下头把脸埋在膝盖间,闷闷地嘟囔道。

"没准你做的不好吃呢。"

"你居然对我这么没信心,我太伤心了。再难吃你也给个面子吃几口嘛…好啦好啦你放心,真的吃不下去的话篮子里还有事先备好的三明治呢。"

Chris依旧缩成一团,半晌支吾了一声。

然后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有柴火燃烧的噼啪声,不远处溪水淙淙然安静地流淌。

烤鱼的香气渐渐浓郁起来,Chris的肚子咕噜一声,他抬起头看过去,吞了吞口水。

"马上就好。"

Chris点点头,还是忍不住拉紧外套,站起来走过去坐到对方身边。

又过了两分钟,Zach终于撕下一小片鱼肉吹了吹,然后有点紧张地递到Chris嘴边。

"喏,尝尝吧。"

美食当前,又一次饿得开始犯迷糊的Chris想也没想地直接从对方指尖咬走了鱼肉,然后一脸惊喜两眼放光地盯住Zach…手里的烤鱼。

"好吃?"

Chris猛点头。

Zach暗自松了口气,把整条鱼递过去。

"小心………烫。"

显然说晚了,他看着Chris啊呜一口咬下去,然后闷闷地惨叫一声,蓝眼睛里刷地泛起一片泪花。想要吐出来又舍不得,艰难地吞下去之后,吐着舌头四处找水喝。
Zach摇摇头。

"你多大了?根本就是你比我小十岁吧?我又不和你抢。"

Chris瞪着满是泪花的眼睛毫无威慑力地对他怒目而视。

Zach视若无睹地去烤第二条鱼。

他一边摆弄着烤鱼,一边用余光观察着对方仓鼠一样进食的可爱模样,心里满是柔软的爱意。Chris坐在他身边小心翼翼地吹着气,一脸赞叹地小口小口地啃食着鲜嫩的鱼肉,偶尔发出几声幸福的哼唧。以相当惊人的速度解决掉了第一条鱼之后就开始眼巴巴地盯着Zach手里的下一条鱼。

于是Zach默默地把鱼递给他。

然后又递给他最后一条。

Chris吃到一半才突然想起鱼是Zach抓的还是Zach烤的,结果似乎全都进了自己的肚子里。他有点尴尬地抓着剩下的半条鱼,举起来鼓着腮帮子含糊地问。

"喂…你要不要次…"

Zach从篮子里取出带来的三明治,看了一眼对方一脸舍不得的表情,挑了挑眉毛。

"不用了,让我尝一口就好。"

他笑着凑过去,迅速地凑到Chris嘴边亲了一口,趁着对方没反应过来时片刻的呆滞,伸出舌头从他的唇缝间溜过,又细细地舔了舔他的嘴角。

"比想象中的好吃多了…要不你再让我尝一口?"

Chris感觉热度在脸上嘭地一下炸开,红着脸跳起来把鱼塞进对方手里转头就跑。

"啊啊啊衣服应该烤干了我去换上你自己慢慢吃吧!"

这死小孩到底是怎么变得这么不正经的!明明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不行,他一回去就得给Zach的嫂子写信,拜托她务必转告那位年长的Quinto以后再也不许教他弟弟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

三条鱼毕竟不够填饱肚子的,所以换好衣服后Chris还是红着脸磨磨蹭蹭地走回来,和Zach把带来的三明治和果汁分着吃完了。

吃饱喝足,Chris赶着Zach穿好衣服后陪他在水边走了一会,然后就跑回去倒在草坪里打个滚,掏出一本书漫不经心地翻看着。

Zach也慢慢悠悠地走回来,在Chris身边躺下。

春日午后的阳光暖融融晒得人懒洋洋,Chris看着书看着看着就睡着了,Zach看着Chris也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是日暮西沉的黄昏时分,Chris迷迷糊糊睁开眼,发现自己被对方搂在怀里。他揉揉眼睛抬起头,看见金红色的夕阳映在对方棕色的眼眸里化成一汪融融的暖意。

"嗨。"

"嘿。"

Chris这会儿有着像是沉静的书卷和油墨的馨香一样的味道,掺杂着水果的清甜。他闻起来放松又开心。

于是Zach小心翼翼地凑上前亲了亲对方的唇角,见自己没有被推开,便开心地一个翻身把对方压到了身下开始得寸进尺。先是几个试探性的吻,在对方第一次乖顺地张开嘴接纳他探进来的舌头时,这个吻控制不住地开始变得热情黏腻。完全没有任何经验的alpha用舌头在对方嘴里不得章法地搅动着,随心所欲地舔过对方口腔里的某个角落。青涩得谈不上任何技巧。

于是较为年长的omega无奈地推推压在身上的alpha示意他放慢步调,探出自己的舌尖温柔地缠住对方乱窜的舌头,纠缠几次之后收回,转而轻轻地啃咬对方的下唇。

然后他们分开一点,喘息间同时开口。

"你是真的一点都不会接吻。"

"你是不是以前早就亲过别人了!"

Chris愣了愣,偏过头不看他。

"你到底从哪里学来的这些?!"

Chris清清嗓子,转过头对上那双满是委屈和控诉的眼睛,有点尴尬地舔舔嘴。

"好吧…你知道我刚刚分化后的那几年还会去参加几次omega的茶会什么的…总之,每次都会有已经被标记了的omega,嗯,热心地分享传授一些…亲热时候的小技巧什么的。并没有刻意去听然而还是听到了几句…呃。好吧我确实亲过一个聚会上认识的女孩子…不过就那么一次。就是…好奇然后试了试。别那么看着我!你那时候才多大点!我根本都不认识…唔!"

明知道不是对方的错仍然十分恼火的alpha又按住对方亲了上去。他向来是个聪明伶俐又勤奋好学的好学生,不出十分钟的练习,就已经能够重新掌握主动权,用刚刚学会的技巧和醋意满满的热情把身下的omega吻得瞳孔失焦喘息连连,只能被动地吞着两个人混在一起的津液,不自觉地微微扭动腰肢。

alpha相当有成就感地抬起头,舔了舔对方被自己吮咬得红肿的唇瓣,满意地点点头贴着对方的唇瓣低喃。

"我的。"

身下的omega一抖,咬住嘴唇勉强咽回一声呻吟。alpha的手不安分地从对方的衬衫下摆探入,他一边在omega柔软光滑的皮肤上摸索着,一边不由自主地开始舔舐吮吻omega白嫩的颈项。

Chris立刻心下警觉,唤回了先前不知不觉间涣散的神智,踢了踢压在身上的alpha用不容置喙的语气开口。
"喂喂喂,差不多行了吧。"

Zach不情不愿地顿了顿,痛苦地把手和舌头从对方身上撕下来收回去。

"……我总有一天会憋死的。"

"不会的。"

"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肯让我标记你啊…倒不是说我等不起…只是…好歹也给我个盼头啊。"

Chris眨眨眼睛,想了想,眯起眼睛笑着回答说。

"要不等你成年的吧。"

"……你知道那还有两年多呢对吧。"

"你放心死不了的。快点起来回去啦,再不走天都黑了。"

"两年多诶!你还是先再给我亲一口吧…"

"……唔!好了好了行了吧!你再忍一忍啊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Zach满脸不情愿地爬起来转身去收拾东西,一边嘟嘟囔囔地抱怨哀嚎。

Chris笑眯眯地跟在他身后,在心里默默地算着天数。

还是不要告诉他其实在几个月前的那次发情期的事故后,自己就已经停止服用抑制剂的事情好了。

这样算起来,距离自己的发情期……大概还有两个月。


碎碎念:
好了存稿又没了接下来就是发情期啪啪啪了上回我就卡到这里——
(还有脸说)
真的话唠是病得治_(:_」∠)_我都快要精尽人亡了憋出几千字才只让派派高潮了一次【捂脸】
好想拉灯啊——(闭嘴)

评论(7)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