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一只

温和无害不掐架/圈地自萌小透明w
基本上不会炸毛啦www

【pinto】Daily Growing 日渐生长 第一年 03.


这节基本没改不看也行…

(并不知道那种Zhuangbility满格的晚宴啊舞会啊还是什么什么的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流程或者场景布置…烦请大家配合我一下装作我写的都很有逻辑的样子…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嘛_(:_」∠)_
需要一个炮灰所以借用了一下专业炮灰三十年的Gary Mitchell同学。Mitchell同学这么多年来为SK的感情事业做出过各种正面推动或反面推动剧情的重大贡献,辛苦了。
以及让我们假设Alpha也是有一个短暂的发情期的。)

03.

一个月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

这期间Zach跑到庄园里来找过他两次。第一次的时候Chris让女佣告诉他自己不在,那孩子在楼下等了一整天,然后蔫蔫的回去了。第二次Chris一早起来拉开窗帘,就看见他站在楼下仰头盯着自己卧室的窗,见他终于露了面,便扯出一个可怜巴巴的笑冲他打招呼。Chris顿时有些心软,然而还是板起脸烦躁地挥挥手示意他回去,然后刷地拉上了窗帘,窝回床上生闷气。
其实冷静下来想一想,客观地说Chris自己也不知道这门婚事他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比自己alpha大的omega不是没有——事实上还挺普遍的——虽然说差十岁是大了点,然而既然Zach和他的家人都不在意这一点,这对他来说就并不是什么障碍;两家人还熟识已久,贵族和富贾虽然称不上门当户对,这些年里日益没落的贵族阶层也没什么狂妄自傲的资本了,嫁到商人家里的贵族也不在少数;最关键的一点是,与他定亲的对象不是什么大脑空空只能被荷尔蒙支配的愚蠢的alpha,而是Zach,是那个他亲自教导了几年,看着他日渐长大的孩子。

抛开感情不谈,这确实是一门理想的婚事。

然而说到感情…

Chris自嘲地笑了笑,他自诩比那些满脑子都是珠宝挂饰抑或幻想中英俊多金的alpha的omega要冷静自持成熟得多,却在心底的某个角落仍保留着那些在十四五岁刚刚分化的年纪里不合逻辑的幻想,比如一场生死相随深入骨髓的浪漫的爱情。至于他和Zach之间,他一直把那孩子当成亲弟弟疼爱,亲情倒是不少,友情也不缺,但是爱情…

他摇摇头闭上眼,把纠结成一团的思绪清空,整理好礼服走出房门。

这是这月里Zach第三次来庄园里找他,而这回他没办法再对他避之不见了。

距离订婚宴开席还有三个小时。

————————————

订婚宴的规模不大,只邀请了镇上有利益往来并且关系不错的几家人,以及闻讯赶来的哥哥姐姐。

Katherine一回到庄园便跑过来对自家小弟一阵嘘寒问暖,看着Chris虽然没什么被胁迫的不情愿但是明显对这桩婚事兴致不高的样子,早已对那位未曾谋面的未婚夫满腔愤懑不满。

胆敢从那么一丁点大的时候就觊觎自家宝贝弟弟,而且居然现在还没追到手,结果害得我弟弟被逼婚不开心,这小鬼死定了。

Katherine咬牙切齿地如是想。

于是姐弟俩一进到会客室,未等Zach扑过来讨好他多日不见闷闷不乐还生着他的气的未婚夫,Katie就迫不及待气势汹汹地走上前对那小子进行了一番"来自未婚夫亲爱的姐姐的爱的教育"。

Joe笑眯眯地端着自己的红茶幸灾乐祸地前排围观,见Chris略有些僵硬地和自己问了好,就对Chris举起杯子点点头示意算是打了招呼。

Chris松了一口气,转头下意识地想跑到不引人注目的角落里当一只不起眼的围观群众。

但是显然今天不行。这是他的订婚宴,就算是再不喜欢交际,他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端着食物缩到角落里吃吃吃。一想到不能吃吃吃便分外低落的omega心情愈发不爽,但还是强打起精神挂上一副笑脸去应付那些或假意或真心的贺喜。

几番呵呵哈哈下来,总算是和大部分人都说完了话,Chris见这会儿没什么人注意自己,便揉了揉笑僵了的脸颊迈着轻快的脚步向不远处的那一盘奶油曲奇进发。

然后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他身前,一晚上没怎么进食的Chris早就饿得头晕眼花,险些一头撞进对方怀里。

"哎呀呀,就算是真的好久不见也不用这么激动嘛,小少爷。"

他面前的人影语气轻佻地开口,莫名地掺杂了几丝失望,仿佛Chris本该一下"扑"进他怀里似的。

"不过我倒是十分欣赏你的这份热情呢。"

"……晚上好,Mitchell。"

Chris不冷不热地问好,语气是恰到好处的疏离客套。

Gary Mitchell。他和这个小有名气的alpha没见过几面也没说过几句话,对他唯一的了解就是这家伙是个典型的alpha贵族大少爷,也算是有些资本。但是经常对自己充满了莫名奇妙的自信,自以为风流倜傥魅力无双,所有的omega都会理所当然地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

"啧啧,多年不见,小少爷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光彩照人呢…尤其你这双漂亮的蓝眼睛,比任何宝石都要令我魂牵梦绕呢。"

"………啊,是吗,谢,谢谢你的称赞?"

然后你能赶紧滚开吗我的奶油曲奇要被人抢光了。Chris在心中有气无力地想着。

结果Gary Mitchell非但没有让开,反倒上前一步,凑近他的领口嗅了嗅。

Chris瞬间浑身僵直,原本昏昏沉沉的脑袋立刻警醒过来,就差当场跳起来骂人了。

"…你做什么?!"

"别紧张嘛,小少爷。就是好奇你是不是还没被人碰过呢,果然还是纯净的omega的气息。闻起来和以前一样可口诱人啊…别生气嘛,你越是张牙舞爪我越是觉得你可爱的要命呢。"

去你妈的可爱个鬼啊!!Chris在心中愤怒地咆哮,表面上只是僵硬地微笑着请他滚蛋。"……你看那边的那位小小姐一直期待地盯着你看呢让淑女失望可不是一位合格的绅士你为什么不去找她聊聊呢。"

"哦,你说Jenny啊。唔,就像上好的酒总是越放越香醇一样,那种十五六岁的omega固然像刚刚结苞的花蕾般青涩诱人,不过我还是觉得你这种刚刚开始绽放花瓣吐露芬芳的年纪更加令人惊艳。啧啧啧,真是便宜Quinto家的那小子了…"

"……这与你无关。"

Chris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要直接一拳揍到对方脸上,在这种场合真闹僵了他俩谁的面子上都不好看。

"说真的,那小子毛都没长齐呢,他能满足你吗……你倒不如找一个经验丰富的alpha,比如我…"

Chris脸色通红——当然是气得——地往后退开几步。

"Mr.Mitchell,我想你是误会了,请自重。"

面前的alpha恬不知耻地散发出一些alpha的信息素再度逼近,调笑着向他伸出一只手,"这没什么大不了的,Chris,这在贵族间很常见…"

没等Chris自己伸手打掉那只意图搭在他身上的手,就有一只略显稚嫩的手捏住那个家伙的手腕,显然是抱着一种捏断他腕骨的气势和劲道下的手,在满意地看到对方脸上痛不欲生龇牙咧嘴的表情后狠狠甩开那只妄想揩油的咸猪爪。

Chris暗自松了口气。

"先生,请你他妈的管好自己的手,然后他妈的从我的Chris身边滚远一些。谢谢您。"

Zach上前几步挡在自家未婚夫身前咬牙切齿地从嘴角低声咆哮着,然后一阵霸道强势的信息素裹挟着山雨欲来的气势铺天盖地地压制过去。显然没有想到这个刚分化的少年会是个这么强大的alpha,Mitchell抖了抖,心虚地瞪了他一眼,夹着尾巴灰溜溜地滚了。

alpha深吸一口气,转过身一把揽住被自己的信息素熏得有几分腿软的omega的腰,把对方用力按进自己怀里。

"我们需要单独谈谈。"

——————————————

晚宴的主角之一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死死搂着晚宴的另一个主角从会客厅堂而皇之地溜走了。

早已熟悉庄园构造的Zach抱着腿软的Chris闯进一间无人的休息室用力关上门。

(顺带一提,Chris之后一直坚称他这只是饿得腿软而已。)

不等那个醋意大发的alpha爆发,Chris立刻半死不活地摊到沙发上,满脸无辜地抬头眨巴眨巴自己无往不胜的蓝眼睛先发制人。

"我饿。"

Zach一肚子的火气瞬间被噎了回去化作深深的无力。情绪这么大起大落也怪难受的。

"………你。你想吃点什么。"

眨巴眨巴。"奶油曲奇。还有什么点心你干脆都拿一点好了。"

Zach深吸一口气,他真的是拿Chris一点办法也没有。

"……在这里等着我。"

他说完就转身出去了。Chris本来是想趁这个大好的机会溜走的,然而不用回去和人交际趴在这里等待投喂的诱惑太大,他又饿得奄奄一息,于是最终还是决定在这里休息一会。

Zach端着一盘子点心和红茶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家宝贝迷迷糊糊地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轻手轻脚地在茶几上放下托盘,凑到Chris身前俯身跪下。他瞪着自己那只违背意志伸出去覆到对方脸颊上的手,以及违背意志地摩挲着对方唇瓣的拇指。心上人暖暖的吐息打在手心里,弄得他心里像是被小奶猫抓过一样酥酥麻麻的。心里痒痒的,手也痒痒的,牙也痒痒的,恨不得扑上去抚摸啮咬尽眼前人身上的每一寸才好。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不等他真的扑上去做点什么,Chris就猛地睁开了眼睛抓住了他的手腕,浑身戒备地僵直着。

Zach被对方眼中满满的戒备神色刺得心中一痛,怯怯地收回手,心里委屈的要命。Chris以前在他面前从来都是不设防的。Chris以前从来不会冷落他躲开他的。再联想起刚刚看到的那一幕,要是他晚一步到的话Chris会不会就直接被那个花花公子三言两语骗走了?越想越委屈,越想越心慌,他后退几步低着头颤抖着声线开口问道。

"Chris……你是不是根本就不喜欢我?你是不是早就有别的心仪的alpha了?"

刚刚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眼前的不是其他的什么alpha而是Zach的Chris也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听见他这么委委屈屈的质问,清了清嗓子回答。

"没有。你想太多了。"

"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我没有。真的没有。"

对上那双蓄满了泪花瞪得圆圆的焦糖色的大眼睛里控诉的小眼神,Chris内心深处涌上一阵深深的无力感。

"听着,Zach…你能先把自己的信息素收敛一下吗…我对那玩意儿…不太感冒。"

Zach这才想起来刚刚差点扑到Chris身上开始啃的时候好像是有点没控制住自己的信息素…然而他觉得这不能怪他。只要他和Chris同处一室他的脑子里自然就都是他家宝贝了,忘记收敛信息素也是情理之中的嘛。

他不太熟练地收拢好周身的信息素,黑暗的休息室里一阵尴尬的沉默。

然后Chris忍不住小心翼翼地伸手拉过茶几上的托盘,开口道。

"所以…你说要谈谈。"

Zach反应过来,抽抽鼻子,下意识地伸手帮Chris倒了茶按对方的喜好加了奶和糖,推过去。

"那天的事…我很抱歉。"

Chris往嘴里塞吃的的动作顿了顿。

"算了,也不能全怪你。"

"然后你就那么跑回家了。也不让我见你。今天晚上好不容易见了面,你还满屋子乱窜根本不理我。你刚才还和那只花孔雀拉拉扯扯。"

"…那是他来烦我的。我本来只是想去拿我的吃的来着。"

"我看你俩聊得可开心了。你都脸红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开心了?我那是气的好吗!说真的你要是不出现的话我就要自己动手揍他了。"

Zach扁扁嘴,心里却有点小开心。

"那…Chris…你是不是不愿意嫁给我?"

终于扯到正题上了。Chris叹口气放下手里的点心,认真地看着Zach的眼睛开口。

"Zach…你还太小了。"

他说着端起对方给他准备好的红茶,啜了一口。

"所以呢?你是怕我像那个草包说的那样满足不了你吗?不过Chris你放心,虽说我可能还要几年才能完全发育成熟,但是我这些年都有认真锻炼,体力和精力绝对比那个外强中干的花花公子强多了。一次不行就多来几次嘛…"

Chris嘴里的茶喷了他一脸。

"咳…咳!谁教你这些话的!"

"Joe啊。他说的不对吗?"

Zach伸手摸进Chris的怀里,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掏出了对方的手帕,认认真真地一边擦脸一边卖队友。

"……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Zachary Quinto,你还太年轻了。你还不懂什么是爱情。你…想要我只是因为我是你闻到的第一个omega。你只是比较喜欢我…而且习惯我陪着你罢了…你以后会见识到各种各样的omega…甚至是beta或alpha…你总会见到你真正一见倾心再见钟情的伴侣的。你很快就会适应没有我存在的生活的,而且没准你会发现它比你想象中的要更加美好。你很快就会忘记我的。"

年轻的alpha下意识地想要直接张嘴反驳,然而顿了顿却又闭上嘴低下头静默了一会,显然是在仔细思索着他的话。然后他抬起头直直地看进年长的omega眼里,灼热的目光中闪动着惊人的坚定和真挚的热切。

"我确实还年轻,未来也确实有着无限的可能。但是Chris,我很确定我的生活里要是没有你,它永远不会是幸福美好的。

我确实是习惯了你的陪伴,然而你的存在已经渗入我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变成了一种不可磨灭的,永远也戒不掉的习惯,Chris。

我可能确实如你所说,还太年轻还什么都不懂还不懂所谓的爱情。但是我真的不能没有你。你是我的老师,我的挚友,我的兄长。我仰慕你,信任你,敬重你,爱慕你。我自从那天葬礼之后就一直在为了你努力改变自己。我请你来按照你心意中最优秀的人的样子来教导我,我每天都在遵从你的指点,努力成为你理想中那个最完美的人。

Chris,我求求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证明给你看。我发誓我这不是因为荷尔蒙影响的一时冲动,我坦诚我这是蓄谋已久。我请你相信我,相信我比你想象中的要更加在意你,相信我会为了你变得成熟可靠,相信我会为了你而努力日渐成长,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幽暗的休息室内一片寂静,仿佛空气都要凝固住了一般。

没控制住一口气表完白的少年吞吞口水,想着幸好这一个月以来一直都在准备这段话的稿子,他小心翼翼地看向一脸空白的青年,试探着问他。"……Chris?"

豆大的泪珠突然从那双漂亮的蓝眼睛里源源不断地滚落下来,Chris看着对面吓得手足无措不知道该不该伸手触碰他的少年,温柔地将他拉进怀里给了他一个拥抱。
他本应该生气这小子的蓄谋已久来着,他本不应该被这小鬼的这么几句话就感动的稀里哗啦的,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不停涌出的泪水。

"好的。"

他从对方搂的死紧的怀抱中抽出身,缓缓开口,声音因为过于敏感地不停涌动的情绪而显得低沉沙哑。

"好的。我答应你。"

————————————

他们的关系自从这番谈话后缓和了不少。Chris虽然还是会在他动手动脚的时候浑身僵硬无声地拒绝他,但是至少不再和他冷战,乖乖地和他回到了Quinto家的宅子里,重新住到了他隔壁。

这对于他来说真是一种甜蜜的折磨。

心上人就在一墙之隔,每天都能看见对方红润的嘴唇和挺翘的屁股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看得到却吃不到。没办法,Chris笑眯眯地眨着蓝眼睛告诉他忍着,他就只能先默默地忍着。

时候未到时候未到。他默默告诫自己。

三个月的时间就在Zach每天努力揩油成长试图证明自己之间晃晃悠悠地过去了。

这一天比起以往的日子也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是Chris一天都没看见他的未婚夫格外殷勤地在自己眼前转悠了。

他心里有些奇怪但是也没多想,晚饭时分依旧没有看到Zach出现,他刚回房间不久,Margo就端着一托盘食物来找他。

"Zach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整天了。"

Margo一脸担忧地说。

"我不知道他又闹什么情绪了。我去敲门他也不肯开,一个劲的叫我走开。可是他都一天没吃东西了…我很担心他,Chris…"

Chris叹口气。

"我知道了,我会想办法和他谈谈的。"

Margo显然是松了一口气,笑着点点头说道。

"那好,给你添麻烦了。"

"怎么会。他这样子我也会担心的。"

"那就拜托你了,Chris。我还是把这些青春期的情绪问题留给你们俩自己解决吧。有事情叫我就好,我就在楼下的客厅里。"

"好的。"

Chris伸手接过餐盘,走过去敲了敲隔壁紧锁的房门。

"开门,Zach。你得吃点东西。"

门后过了很久才犹豫着传来对方微弱嘶哑的声音。

"………Chris?"

"是我。你开开门,不管有什么事你都可以和我说,记得吗?就算你现在不想谈,你也得吃东西。你不能一天都不吃不喝拿自己的身体来抗议。"

"……我……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Chris,你能不能先离我远点,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脾气还不小嘛,Chris略略诧异地想道。然后他又敲敲门。

"那我把吃的放在你门口了。我先回去了你记得自己出来拿。"

他把托盘放到地上,顺手拉上了自己房间的门,发出碰的一声轻响。然后他倚在自己的房门外,盯着隔壁的门口。他才不相信那个闹脾气的小鬼会这么轻易地乖乖听话,他得亲眼看着对方出来把食物都吃光才行。

十分钟过去了,他才听见对方房间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然后Zach打开了房门。

一阵浓重的alpha的信息素顺着敞开的房门在走廊里炸开,Chris瞬间就能感觉到自己被这熟悉的信息素紧紧包裹住,血液里的属于自己的omega信息素在本能的煽动下兴奋地沸腾起来。

Zach僵在门口,用力抓住门板让自己不要扑上去。然后他神色复杂地死死盯住Chris,红着眼睛哑着嗓子开口。

"我警告过你的。"

Chris勉强吞回一声呻吟,有点恼火地开口回道。

"…你就不能直接说自己发情期么。我发誓我要是知道你在发情我肯定躲得远远的。"

alpha的眼中闪过一丝受伤的神色。

"你又要躲得远远的。你就那么受不了我不相信我吗?"
"我不是…你知道我只是没有准备好接受你…和你的标记…你…"

没等他解释完,Zach就阴沉着脸疾步走过来一把揪住这只香喷喷的omega拖进了自己的房间,他摔上门,然后用力地把对方压到墙上。

封闭的屋子里alpha的气息更加浓郁,辛冽的杜松子酒的芬芳蒸腾成浓重的情欲。

被这信息素熏得手脚发软的omega一边努力压制住自己本能呼应着这气息在血液里翻涌奔腾着的欲望,一边惊慌失措地推拒着压在自己身上嗅闻着的alpha。

"别这样…Zach…你冷静一点…"

Zach埋在Chris颈间深吸一口气,声音低沉嘶哑又颤抖。

"你太他妈的好闻了…Chris…你知不知道我每天忍得有多辛苦…我早就该一口把你吃掉…吃得干干净净的…"

Chris被身上的alpha紧紧地压在冰冷的墙壁上,心里慌得不行,语句间已然掺杂了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哀求和绝望,带着细弱的哭腔开了口。

"别…求求你Zach…你答应过我的…"

显然已经被荷尔蒙搅乱了脑子的alpha听见这话一顿,勉强压制住自己的施虐欲。他好想就这么把这个香甜可口的omega狠狠地干进床垫里,强迫他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尖叫和啜泣和哀哀的求饶…他好想好想就这么一口咬破对方的信息素腺,让他从今以后只能带着自己留下的痕迹…他好想尽情地浇灌他的omega,让他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浑身上下满满的都是他的信息素的味道…

Chris看着已经红着眼睛失去理智的alpha绝望的闭上眼睛。他能感觉到对方粗粝的舌苔用力地一遍又一遍舔过碾过他的颈动脉和后颈处的腺体。他绷紧了身体随着那条滚烫的舌头滑行的轨迹不停地颤抖。

他能感觉到身上的alpha用牙齿狠狠撕扯开他的领口,叼走他的领巾…然后…

然后他退开了。

他震惊地睁开眼睛,因为腿软得早就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从而靠着墙慢慢滑坐到地上。而那个发情的alpha眯着被情欲烧得通红的眼睛死死地盯住他,将手脚瘫软的他钉在了原地。Zach一瞬不瞬地盯着他,一步步后退到屋子里距离那个omega最远的角落里,嘴里叼着他的领巾,靠着墙坐下。

然后他踢掉了裤子,一手抓住那块领巾深深地嗅着,一手滑倒了下腹开始上下撸动着。

Chris看不下去了,抱紧自己蜷成一团抑制不住地颤抖,把自己滚烫到简直要炸开的脸颊埋进膝盖间。而且就算是他低着头,他也能感受到对方那有如实质的目光一遍遍舔过他的全身上下。

他听着房间另一头的一声声的粗喘涨起又消散,最后是一声低吼,那边的动静渐渐重新归于寂静之中。

他战栗着抬起头,发现那个alpha终于攥着他的领巾精疲力竭地昏睡过去。

他又自己平静了很久,努力恢复了一点对手脚的控制后,走过去拼尽全力把那个昏睡过去的alpha从地上拖到了床上盖好被子——原谅他实在没有精力和脸皮来给对方进行清理了——再把门口的餐盘和一杯清水放到了对方的床头,然后犹豫着伸出手理了理对方汗湿的发丝,转身出去了。

他扑回自己的床上,换掉被汗水以及其他某种特定的体液浸湿的衣裤,用仍旧抑制不住酸软无力的手摸出床头柜里装着抑制剂的小药瓶。

然后他顿住了。他紧紧握住那个药瓶仿佛它会突然弹起来咬他一口还是什么的,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地把他丢回了抽屉深处。

他挫败地长叹一口气,缩成一团,拼尽全力靠意志压制住仍在身体里四处流窜着的情欲。


第一年 Fin.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