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一只

温和无害不掐架/圈地自萌小透明w
基本上不会炸毛啦www

【pinto】Daily Growing 日渐生长 序章


把原来的删掉了重新修了修
剧情上基本没什么变化还是那样´_>`
就是觉得原来的写得太蠢太嫩太不知所云所以忍不住修了修
虽说修完了似乎也没有好多少´_>`

CC和阿C的生贺w
抱歉这么多月过去了还没写完
再不完结好像就快要半年了【。】

声明:他们都不属于我呜QwQ

WARNING:

ABO,Mpreg,十岁的年龄差,年下
土豪A! ZQ/没落贵族O! 派派
背景是工业革命的欧洲…代入南方与北方就好【。】
渣文笔,剧情废,OOC见谅
你们凑合着吃吧_(:_」∠)_

序章

01.  十岁

Zachary Quinto第一次见到Christopher Pine那年刚刚十岁。

他父亲的工厂刚刚接到了一笔巨额的订单,便邀请了整个镇子里的名门望族和富商巨贾,举办了一次盛大的晚宴。

年纪尚幼的他被打扮得仿佛母亲的另一件华丽的挂饰一般,兴致缺缺地被囿在母亲身边,对着那些所谓的"贵族"在心底翻了一个又一个轻蔑的白眼。

而他的哥哥则被带在父亲身边,与那些或是财力雄厚或是地位高贵的男主人们四处结交攀谈附会着。尤其会在那些贵族身边做出一副敬仰热络的样子。

那些贵族。哈。

即便渐渐没落成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空壳,然而只要有着那高高在上的头衔,社会地位仍然远在他们这些辛辛苦苦白手起家的"暴发户"之上。

明明早已入不敷出却仍要不停购置那些华而不实的亮闪闪的东西来支撑自己毫无用处的骄傲,终日孔雀般开着尾屏四处招摇;明明只是拥有高贵的出身而脑子里却名不副实的空无一物;明明不劳而获却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鄙夷不屑他们这些自食其力白手起家的商户和工厂主。

最讨人厌了。

而这时,最讨人厌的贵族之一向这边走来。他的母亲赶紧拽了拽他的手,示意他做一只优秀的腰部挂件,抬头微笑有礼貌。

"Mrs. Pine,幸会!这是犬子,Zachary Quinto。Zach,这是…"

"叫我Aunt Gwen就好,可千万别让他叫我什么夫人,听起来就显得我好老。"

漂亮的贵妇人抬起手掩着嘴笑了笑,语气亲切友好地开了腔。

"我也直接叫你Margo咯?所以说这是你们家小儿子?Zach?对吗?"

稍微被这个画风不太一致的"贵族"吓了一跳,Zach仰着小脑袋呆呆地打了个招呼。

"…Aunty…Gwen…?"

贵妇人又掩着嘴轻笑出声。

"真是可爱的孩子呢。说起来我的父母其实也是做生意的,我其实和那些打扮的花枝招展,满脑子都是八卦丑闻绸缎蕾丝的女人也聊不到一块去…所以别见外,我们其实明白体谅你们的不易…既然咱们两家又离得不远,以后可千万要互相多多关照啊。"

Margo显然有几分吃惊也有几分感动,两位年龄相近的女士很快就热络起来,聊着聊着便把Zach忘在了一边。直到Margo再次问到Pine家的爵位时,Gwynne才略有遗憾地说到她的孩子们。

"爵位么…估计也就这样了吧。我的长女,Kathrine,是beta…而我的小儿子更是不可能了…"

她压低了声音,凑到Margo耳边轻声说到,"他是omega啊。"

无视一脸震惊的Margo,Gwynne又自顾自地笑起来,说道。

"不过也没关系,我和Robert都已经不那么在意这些了…毕竟是我们的孩子,让他们开开心心的就好。

"啊说起来…Chris又躲到哪里去了…?"

她有些宠溺意味地笑了笑,四处张望了一下。

"Chris?别在那里吃了快点过来!"

Gwynne向不远处的青年招呼道,挥挥手示意他过来,又笑着冲对方点了点自己的嘴角。

穿着靛蓝色正装的青年略微不自在地扯扯领结走过来,看到母亲的暗示又倏地微微红了脸,艳红的舌尖从唇缝间溜出,不好意思地舔了舔嘴角的奶油。

Zachary微微扬起头,看着这个走过来与自家母亲和自己打招呼的一看就是娇生惯养,没吃过什么苦头的贵族小少爷。

这个精致漂亮的贵族小少爷。

对方略微腼腆而彬彬有礼地和母亲问了好,然后他低下头,用那双孟买蓝宝石般透彻的蓝眼睛看着他。

Zach有一瞬间的失神,为了掩饰自己的脸红,他恼羞成怒地在心底里恶狠狠地给这个漂亮的小少爷打上了绣花枕头的印象标签。

并不知晓Zachary心理活动的青年笑着眯起他的蓝眼睛,温和愉悦地开口,声线同眼睛一般干净透彻。

"我是Christopher Pine,叫我Chris就好。

你好呀,Zachary。"


02.  十一岁

Zachary Quinto第二次见到Chris Pine是在他父亲的葬礼上。

他的父亲突然重病不治,即便是他们花了大笔的钱去看病,却仍旧无力回天。

家里仿佛塌了半边天,所有的重担一下子就落到了母亲和刚刚成年的哥哥身上。然而他们三个此刻却都那么茫然慌乱不知所措。工厂的盈利大都被拿去给父亲治病,下一年的资金根本周转不过来,更别提那些唯利是图的同行们,见到他家的不幸后都只会摆出一副徒有其表的哀切同情,一提到借钱的事情便拉长了脸开始赶人。更有甚者,开始暗地里抢他们家的生意。

万幸的是,Pine家念着两家的交情,虽说是日益没落的贵族,手头也不复以往宽绰,但那一笔数目不算太多的借款已经是雪中送炭,借助Quinto家忠心耿耿的管家和重情重义的合伙人,总算是将葬礼办妥当了。至于生意,有了这笔借款的富余,再加上母亲和哥哥的努力,前景总是充满希望的。

葬礼那天是个非常适合葬礼的天气。铅灰色的天幕压抑得让人感觉喘不过气来,而葬礼快要结束的时后又飘起了蒙蒙细雨。

宾客四散而去。只有Pine夫人留在了客厅里陪母亲说话。

他茫然地在屋子里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像是一只在自己家中迷路的幼兽。一切就像是没有尽头的梦魇,他惶恐不安又无路可去。他还太小,甚至还没到分化期,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想做什么,该做什么,要做什么,还是其实,什么都做不了。

他恍惚间走到了父亲的书房门口,厚实的橡木门被微微推开一条缝隙,泄露出一隙摇曳着的,毛茸茸的鹅黄色烛光。

就好像……父亲还坐在里面,抽着烟斗算着账本一样。
他抱着虚幻的惊喜用力推开门,那张宽大的红木书桌后面空无一人。

他本不该感到更加失望更加难过的。

他根本就不该对现实仍存有任何一丝幻想的。

他浑浑噩噩地后退两步,打算关上门离开。

然后这时,房间的一角,他又看到了那个漂亮的贵族青年,慌慌张张地站起身,红着脸小心翼翼地放下一本厚厚的书,嗫嚅着向他道歉。

"对不起!我…刚刚迷了路…碰巧进到你父亲的书房…嗯…然后看到了这些书忍不住就……我,我很抱歉……"

他面无表情地瞪着他,无意识地迈出几步。

真奇怪。他本应该为这个擅闯父亲书房的贵族小少爷感到震怒的。他本应该冲上去揪着对方的领子——如果他够得到的话——大吼"你怎么敢!"的。

可是他并没有。他莫名地对这个人生不起气来。心里是全然的麻木空白。如果硬说是有什么波动的话,那似乎是一丝委屈。

………一丝委屈?

他后退几步,甩甩昏昏沉沉的脑袋。深呼吸几次之后抬起头对上了那双满是歉意与怜爱的蓝眼睛。

他心里一抖,不假思索地开口,声音因几天不曾开口说话而粗粝嘶哑。

"……什么书。"

"…我真的真的很抱歉…诶?"

"我说你在看什么书。"

"呃…浮士德…?"

他点点头,转身准备走开。

然后Chris小心翼翼地问他。

"你…你要一起看吗?"

这话甫一出口,Chris就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会不会看看场合啊。

"我是说…呃…你估计也看不懂…啊啊啊我不是在嘲讽你!我的意思是…呃…这本对你的年纪来说有点深奥…?我可以…嗯…找点别的读给你听……?如果你没有别的事要做的话…?"

Zach微微仰头看着手忙脚乱地解释却越着急越语无伦次的青年,点了点头。

"好。"

"…诶?"

Chris呆了呆,然后又腼腆地笑了笑,犹犹豫豫地开口道。

"那你…呃我不知道…你坐过来?我…我读点什么……?"

Zach走过去拉着青年的手坐在了书柜前的地毯上。然后他自然而然地伸出手抱住Chris的腰,把脸埋进了对方怀里。

"你随意。"

Chris僵了一下,随后迟疑着抬起手拍了拍怀中少年的后背,轻轻地在他的发间烙下一个疼惜的吻。

窗外的雨却是淅淅沥沥地越下越大了。

青年的声音不复愉悦时的清亮透彻,掺杂着丝丝哀伤的声线低沉喑哑,和着敲在窗子上滴滴答答的雨声用他听不懂的语言诵读着他听不懂的诗句。

他感觉自己正渐渐被那声音中的温柔怜惜洇没。不知不觉间便在对方怀里无声地抽泣起来。

他哭得不停颤抖,然而却发不出一声崩溃的啜泣。

Chris慌忙扔下书搂住怀里哀恸到极点的少年,一遍又一遍地在他的耳边柔柔地说着他所知道的所有的安抚的话语,手指轻柔地在他的后背一遍又一遍地抚过。

Zach仍旧稚嫩脆弱的手指紧紧揪住Chris的衬衫领结,仿佛那是漆黑虚幻的梦魇间唯一的一线含着暖意的真实。他用尽全力地发泄着掩在麻木下的悲痛,然后渐渐地,他终于能够再次感受到那些深深的倦怠和疲惫漫过自己的全身,哭着哭着,在那个温暖柔软的怀抱里睡了过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蜷缩着陷在自己软绵绵的床铺被褥间。

窗外明亮的朝阳透过窗帘的缝隙撒下一地碎金子似得暖光。

一夜无梦的好眠。

他低头,发现手中仍紧紧攥着那个青年的领结。他立刻不好意思地松手把领结丢出去,他捂住脸,脑海中想象着那青年俯身将他放在床上塞进被子里,直起身前顿了顿,伸手解开自己的领结,嘴角擒着一丝无奈的笑…
Zach的目光从指缝间盯住那只领结,内心挣扎了一会儿,终于又伸手把它捡了回来。他小心翼翼地抚平上面的褶皱,把它折叠好压在了枕头下面。

他红着脸起身滚下床,用力扯开厚重的窗帘。

雨后无垠的碧蓝色晴空比不上半分记忆里那人笑起来时眼中的明媚。


03.  十二岁

Zachary Quinto第三次见到Chris Pine时十二岁。

距离他上次在父亲的葬礼上见到他已经过去了一年多了。

这一年多里发生了太多事。Quinto家在历经过去一年的苦难后,像是终于得到了幸运女神的垂怜,他哥哥和母亲的辛苦付出使得他们家的生意渐渐走上正轨开始蒸蒸日上,连着接到好几笔订单。

而Chris家里开始渐渐日薄西山,再也支撑不住大笔的花销和开支,他的母亲重病初愈后第一件事就是把他的姐姐远嫁到异国他乡。她的丈夫也是个小工厂主,虽说做不到为她一掷千金,但至少能让她生活的美满富足。
而他和他父亲这次来到他们家,就是来借钱的。

他在客厅外面偷偷打量着那个贵族小少爷。他脸上过往的那种张扬的神采不复存在。那双漂亮的眼睛因焦虑却无能为力的痛苦而变成了冬日的天空般压抑的灰蓝。
他故意发出了一点轻微的响动。

Chris被这声音惊了一跳,像是兔子般绷紧了神经四处张望,当他的视线转移到Zach身上时,略略空洞的瞳孔中央终于亮起了一丝光彩。

他对他笑了笑,温和却掩不住深深的疲惫自责与感伤。
"好久不见了,Zachary。"

他笑着走上前紧紧靠坐在青年身边,仰着头和他打招呼。

"好久不见,Pine少爷。"

对方眸色一凉。

"别…不要那么叫我。"

Zach故作委屈地扁扁嘴。

"好嘛…那我就叫Chris咯?"

Chris被他有些孩子气的举动软化了态度,终于放松下来,抬手亲昵地敲了敲他的头。

"要叫哥哥啊,你这个没礼貌的小鬼。"

Zach看着气氛正好,便从背后拿出了一本书,递到Chris手里。

"可以继续念书给我听吗,Chris?我看不懂这些诗集。"

"………那我念了你也听不懂啊。还有说了要叫哥哥。"

"你就读给我听嘛。我喜欢听你的声音…我是说你念书的,呃,语调?"

青年看着他,笑着摇摇头。

"要不……你干脆教教我?或者其他的什么…?我听母亲说你读了特别多特别多的书呢。"

青年摇摇头,伸手接过那本书,眼底的神色无奈又哀伤,霜雪一般凉。

"是啊。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

他翻开书,指尖漫不经心地划过一个段落。

"我…是个omega。懂得再多,也帮不上家里什么忙。最后还不是要被嫁出去的。"

Zach听着他的话,心底翻涌上一阵莫名的痛楚。他不知道自己要如何抚平青年心底的伤痕,于是干脆顺着直觉或是说自己的心意,钻进对方怀里,做出撒娇的样子。
Chris又笑了笑,摸摸Zach的脑袋。

"你啊,都是十多岁的小伙子啦。再过几年分化之后,就可以成家立业了。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Zach不回答,只是又一次把脸埋进对方怀里。他还没有分化,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因此他只能凭借想象,揣测着对方身上大概会是什么样的味道。

他觉得此时的Chris闻起来会像是书本和古卷。有着那种淡淡的,沉静的油墨香。

他听着对方温和喑哑的声音轻声为他诵读着那些抑扬顿挫的诗句,感觉像是被夏夜里凉爽舒适的夜风轻柔地包围。

————————————

Robert Pine终于和他母亲谈完了。

在他准备带着Chris离开的时候,Zach突然叫道。
"Mr.Pine。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几乎是几个月之间就变得发鬓斑白眼角沧桑的贵族老爷转过身盯住他。

"我,我想请Chris…嗯,Christopher哥哥作我的老师…教我外语…或者别的什么…呃…"

家长们全都有一瞬间的怔忪。然后他的母亲尴尬微怒的地开口。

"开什么玩笑!人家又不是什么潦倒的学生,给你做家庭教师…"

"……可以。"

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那位疲惫不堪的家主。

"…父亲?!"

"这没什么不妥当的。反正这孩子待在家里也没事可做。相了几门婚事都不合他的意,我看他也没什么必要成天待在我们身边。"

"父亲!我是要为了留在家里照顾妈妈…"

"你妈妈的病早就好了…"

眼看着父子俩就要吵起来,Margo赶紧插话缓和气氛。
"啊…你看咱们两家也挺熟的了,我也就不见外了。Zach这孩子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就特别喜欢Chris,之前也总和我说起他…要不干脆就让Chris在我家里先小住一阵?一来是拜托你陪陪Zach…我和他哥哥都忙生意没时间教导他…二来,Chris你就当是换换环境换换心情?"

"这…"

"你不喜欢我吗,Chris哥哥?"

Zach抬起头,一双焦糖色的大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他。

"我当然喜欢你…只是…"

"好了,就这么定了。你先在这边住一阵子吧。给你们家里添麻烦了,Mrs.Quinto。"

"怎么会,我们一家都这么喜欢Chris。我还觉得是我家Zach麻烦到你们了呢。"

Robert摇摇头,深深地看了一眼Chris,把他定在了原地,然后转身出去了。

太过开心的Zach根本没注意到那个眼神的深意,即便是看到了他也不见得能明白那对父子眼神中的决意与哀求。他只是扑到那个愣在原地的青年的身上,开心地说道。

"太好啦,Chris!以后我可以天天听你读书了!"

Chris回过神,有些复杂的地看了看父亲离去的方向。

他低头看向怀里兴奋的少年,眼底的复杂缓缓消散,最终还是漾成了一波柔和的水蓝。

"…是啊。可以天天读书给你听了。"

碎碎念:

浮士德是德语的…我知道派派会说西语和一点点法语没见过他说德语…请无视这个bug吧谢谢QwQ

剧情没怎么改只是改了改错字或者几个句子零星加个几个段落…没耐心重新看一遍的可以无视这个QwQ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