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一只

温和无害不掐架/圈地自萌小透明w
基本上不会炸毛啦www

Evil in the night 脑洞片段


热。焦虑。狂躁。不想复习。不想考试。想码字。填坑。开脑洞。

忍不住随手码了点那个镜像SK的脑洞。爽。

WARNING

镜像AU。所以人物黑化注意。

————————

Spock第一次见到Kirk的时候是在战场上。

他灵巧自如地躲闪过一道道相位枪的激光,游鱼一般穿梭在交火激烈的前线。Spock一边心不在焉地将斜后方突然冒出来的那个克林贡人一击毙命,一边将眼神牢牢锁定在那道引人注目的身影上。瓦肯血统所给予他的优秀的视力,使他得以在昏暗的光线下仍能清晰地观赏这幅…近乎是美丽的景象。

Kirk显然是在全身心地投入这场战斗。他的脸颊上因为激烈的动作泛起一点可口的红晕,微微凌乱暗金色的发梢染上了些许的尘灰和血污。他俯身闪过一道相位枪的能量束,因游刃有余而显出几分满不在乎的神色,仿佛此刻他身边炸开的并不是那种稍有不慎便会置人于死地的激光,而不过是些颜色绚丽的花火。他只是专注地盯着自己的目标,随着自己相位枪口下爆出的一蓬蓬血花嘴角不自知地勾起一个掺杂着心满意足和微微自得的笑,钴蓝色的眼眸随着远处的火光一同燃烧。

Spock突然就想要伸手去碰一碰那双颜色绮丽的眼眸,却又莫名地生出几分不合逻辑的担忧——他感觉自己会被沸腾的高温抑或是刺骨的寒凉所灼伤。

他看着Kirk放倒视野中的最后一名敌军,踩着那名克林贡人肩膀上烧得焦黑的伤口不知从哪里翻出一把小刀,心情颇好地在手上转了两个漂亮的刀花,然后半蹲下身干净利落地割开了那个不停哭嚎着的可怜人的喉咙,给他了一个痛快。

他看着Kirk直起身伸了个懒腰,制服衬衫破碎的下摆有一瞬的上滑,露出一截劲瘦有力的腰肢。Spock盯着那块在火光下因渗出的汗水而泛着金光的皮肤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

Kirk垂下刚刚抻过头顶的手臂,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手摸了摸左侧脸颊上已然血迹凝固了的伤口,轻轻嘶了一口气,小孩子一样吐吐舌头忿忿地低声咒骂了一句。

然后他终于似有所感地抬起头,对上了Spock凝视了很久的目光。

不知怎地,那一瞬间Spock突然想起了自己最为钟爱的那一把匕首。

那是他七岁那年完成了他的 kahs-wan之后,母亲送给他的礼物。

Amanda全然无视了Sarek不赞同的目光,从Sarek的收藏里挑出一把精致小巧却极为锋利的匕首,亲自在刀刃上淬了见血封喉的剧毒,然后用上好的皮革缝制了刀鞘和勾带送给了Spock。

那把匕首自此之后便一直被他带在身边,即便是当他一意孤行地"叛逃"出瓦肯,将自己全部的过去抛在身后独身一人来到地球加入帝国舰队时,也不曾把它留在瓦肯。

他抚上系在腰间的那只匕首的柄,没有断开与Kirk的对视,微微上前一步。

眼角余光中他瞥见Kirk身后一个没死透的克林贡人,不死心地捡起一把裂解枪对准了毫无察觉的Kirk的心口。他想也不想完全是本能地抽出匕首掷了出去。

它飞过Kirk柔软脆弱的颈侧,将那个克林贡人抓着枪的手牢牢钉在地上。

Kirk眼也不眨地回手将那人一枪毙命。

然后他漫不经心地重新对上Spock墨黑的眼瞳,艳红的舌尖扫过洁白锋利的齿贝和鲜血般嫣红的唇瓣,剔透的眼睛泛着如同淬过剧毒后的刀刃一般蓝盈盈的幽光,歪了歪头突然呲出那两颗锐利又可爱的小虎牙,对着Spock展露出一个摄人心魄的笑。

"准头不错啊。"

Kirk浑然不在意地笑着说。

那一刻Spock感觉自己血管内人类的血液沸腾起饥渴的欲望,而意识深处那头在逻辑的压制下沉睡已久古老的瓦肯野兽缓缓苏醒,睁开眼从喉咙底端滚出一声不停回荡在他脑海中的咆哮。

"我的。"

评论(24)

热度(41)